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裁员潮袭击河北钢铁 希望通过裁员降低成本

2012/5/21 21:34:48      点击:
全球钢铁产量“中国第一,河北第二”。钢铁无疑是河北省的第一大支柱产业。近年来,河北钢铁行业的萎靡,直接导致该省GDP增速下滑至全国倒数。2000年后,全球钢铁行业进入稳步增长期,2005年,全球的钢铁行业发展步入高峰期,2008年金融危机后转而下行。2014年,河北钢铁行业近14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在河北省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会对历年钢铁产业进行业绩总结,2014年以后,仅有对化解过剩产能和钢铁产业结构调整的表述。
 
卓创资讯钢铁分析师田艳在近期调研中发现,河北省武安、邯郸、石家庄等地,一半以上的钢厂裁员10%-30%,部分钢厂裁员1/3以上。该机构另一位分析师李颖走访钢铁重镇唐山后发现,部分主导钢厂裁员25%,“四班倒”变成“三班倒”。
钢厂寄望于通过裁员降低成本。目前粗钢吨钢亏损额理论值为400元/吨,根据钢厂实际操作及财务情况不同,实际亏损额在200元-500元/吨之间不等。
 
李颖算了一笔账,钢坯出厂价格(含税)若以1570元/吨计算,裁员之前的人工成本为700元-800元/吨,占据成本一半;裁员25%之后,人工成本将会降至500元-600元/吨。
 
在整个华北地区,裁员潮已经来袭。
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统计显示,2012年全省钢铁产业工业增加值占GDP的13.9%、占财政收入11.6%,近61万人在其中谋生。
 
“这是史无前例的裁员潮,今年的形势比预想要恶劣得多。”田艳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国内钢厂没有一家满负荷生产,真正需要的岗位在减少。
 
“被放假”、分流和裁员
今年34岁的钢厂工人候立保已经十几天没有上班了,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失业。每次有人问起,他都回答说老板让他在家“休假”,等厂里有活儿时再喊他回去。
 
侯立保是河北省武安市一家钢厂的烧结工人。“北有迁安,南有武安”,武安与迁安同为河北省的钢铁大县,武安为邯郸市下属县级市,面积不足北京1/9,在河北乃至中国的钢铁行业版图中占据重要席位,拥有18家钢铁企业,也是中国四大富铁矿基地之一。
 
一想到有人已经“休假”了三个多月还没复工,侯立保就更加着急。虽说没有正式解除劳动关系,但一放假,工资也停发了。侯立保每个月的工资是2700元。
 
他理解老板的苦衷:钢厂困难,活计不多,所以工人放假回家。“但他们也不管哪些工人干得好,哪些工人干得差,直接就把我们撵回家了。”皮肤黝黑、身高马大的侯立保有些愤怒。
 
不少钢厂工人决心主动辞职,另谋饭碗。“可能这也正是钢厂希望看到的,通过这种方式变相裁员。”侯立保说。
 
11月19日下午,界面新闻记者在位于武安市南环路南侧的河北文丰钢铁有限公司(下称文丰钢铁)一厂内看到,烟囱还在冒出滚滚浓烟,运送铁矿粉、煤炭的大货车亦不时出入厂区。而位于下白石路口的二厂则一片冷清,除了门口的三名保安,厂区内目之所及,空无一人。
 
成立于2001年的文丰钢铁年产生铁330万吨、钢350万吨,中厚板200万吨、中宽带120万吨。在业内算是中等规模的民企。2014年,文丰钢铁与金鼎重工联合重组,成立冀南钢铁集团。
 
冀南钢铁集团营销部副部长郭东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现有职工5300余人的文丰钢铁已裁员10%,日产量缩减了2000吨。
郭东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文丰钢铁二厂区的员工均“放假”回家。当地一名匿名人士透露,二厂区共有两三千名员工,而一厂球矿生产线也已停工,员工“放假”。不过,郭东对一厂有生产线停工、员工放假予以否认。
 
10月12日,武安当地一家中小型钢企鑫汇钢铁董事长陈文科发表公开信称,公司“出现严重亏损,是公司自2000年成立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宣布裁员15%-20%,减少管理层级,精减富裕人员。鑫汇钢铁目前共有职工2000余人。
 
界面新闻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获悉,位于石家庄市平山县的敬业集团将销售人员从近千人裁至700人,位于河北邯郸的纵横钢铁计划裁员947人,该公司官网显示其总共拥有职工1.3万人。
 
不过,这两家钢企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给出了不同的说法。
 
敬业集团销售总公司总经理陈利杰界否认裁员,称“将员工从炼钢炼铁等主业分流到二次创业项目岗位”,二次创业项目岗位包括汽车、热卷管、法兰盘制造加工等。“这些分流出去的人依然是在敬业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工作,还有一部分人分流到了海外。”陈利杰说。
 
“我们没有裁员,只是做了人员转移,”纵横钢铁营销部一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称,该公司沧州新区的冷轧、涂镀等多条生产线近期投产,需要从邯郸基地转移部分员工。“员工自愿报名,目前尚未确定人员数量。”该人士称。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纵横钢铁沧州新区的生产线去年就已投产。界面新闻记者获得纵横钢铁的一份加盖公司章印、发布于11月25日的裁员通知显示,该公司2号高炉、3号烧结机已于10月31日正式停产,“公司生产成本持续倒挂,已连续数月大幅亏损。”计划裁员947人,其中大部分是钢铁主业岗位,包括炼铁厂479人,炼钢厂155人,轧钢厂109人。
 
该通知还显示,列为裁减计划内的员工,如符合年龄及其他规定并自愿到沧州新区上班的,纵横钢铁原则上同意全部安排,符合年龄但不愿到沧州新区上班的,将自今年11月26日起可外出另谋工作。至合同到期前,纵横钢铁给予发放员工当月考核工资的50%,劳动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签。
 
停产和跳楼
钢厂行业的变化也波及到了这个钢铁大省的其他行业。“现在一天有时只能跑几十块钱,不及以前的一半。”武安市一位郝姓司机向界面新闻记者吐槽,来武安搭出租车的大多数是做钢铁生意的,现在人数骤减。
 
货车司机受到的影响更为直接。11月20日早晨,一位从山东日照运铁矿粉到武安的司机对界面新闻记者说,接到短信通知,每车的运费从83元/吨降到了75元/吨。
 
“5月以后明显感觉到跑的货少了。”从鑫汇钢铁运线材到山东德州的货车许姓司机称,以前每月能运十几车钢材,现在只能运七八车。
 
而在2008年以前的鼎盛时期,“一辆运送钢材的货车从山西开到四川的半途中,一吨钢材能涨几十到一百。”卓创资讯钢铁分析师田艳说。
 
钢厂减停产的规模还在不断扩大。截至11月19日,兰格钢铁云商平台调查全国百家中小型钢铁企业中,33家企业进行高炉检修(含停产及焖炉设备,下同),合计有63座高炉进行检修,比前一周增加了6座,百家中小钢铁企业高炉开工率为83.75%,环比下降2.01个百分点。
 
钢铁产能比中国第二大产钢省江苏还大的唐山,全面停产的钢厂已达十数家之多。成联、粤丰、安泰、兴隆、建邦等多家民营钢企陆续停产。
 
《期货日报》报道,11月14日下午,松汀钢铁宣布全面停产,员工全部放假。数名松汀钢铁员工爬上办公楼顶,欲以跳楼威胁公司,拿回自己被拖欠数月的工资。
 
始建于1969年的松汀钢铁也位于迁安,是2001年对原国有企业唐山市钢铁厂实施整体买断后组建的民营企业,也是河北地方重点钢铁骨干企业,年产铁500万吨、钢500万吨、材200万吨。如今6座高炉现已全部焖炉。
 
持续亏损交不起电费,是松汀钢铁停产的直接原因。今年前9个月,松汀钢铁亏损4.74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61.37%,严重资不抵债。《期货日报》报道称,松汀钢铁拖欠当地供电局9700万元电费,因资金紧张无力偿还,被当地供电局强行停电,松汀钢铁遂宣布停产。
 
大型国有钢企同样在艰难度日。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天津某大型钢铁集团目前的开工率仅有三四成。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钢铁企业银行借贷总额1.35万亿元。
 
中钢协警示,在普遍严控信贷的情况下,钢铁企业资金链风险加大,应收、应付账款均出现明显的大幅上升,且应收账款增速高于应付账款。不仅如此,钢铁上市公司平均流动比、速动比均远低于正常水平,企业偿债能力已处于风险边缘。
 
年底还贷压力加大,很多钢企已出现负现金流,资金链随时可能断裂,而短期内钢铁需求和钢价得不到改善,企业经营困境或许进一步恶化,引发更大的停产危机。
 
兴华财富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茂春说,钢铁行业面临“三高三低”,即产量低,需求低,价格低,资产负债率高,融资成本高,环保和安全压力高,这使得国有钢厂大规模减产、民营钢厂大面积停产成为必然趋势。
 
产能加减法
尽管“化解产能”在国内钢铁行业已是老生常谈,但中钢协常务副会长朱继民曾表示,中国钢铁的“整体产能并没有减少”。从2010年至今,政府先后出台了20个淘汰落后产能、引导产能退出的政策措施,淘汰了部分落后产能,但是产能过剩矛盾并未明显改善。
 
据兰格钢铁云商平台市场监测数据显示,加上松汀钢铁退出的500万吨产能,唐山市还有九家钢铁企业加入产能退出,共计1497万吨。
 
比起现有产能,退出产能仍然偏小。截至2014年底,唐山地区的钢铁产能1.3亿吨,是上述退出产能的近九倍。 中国钢厂停产地图。
 
随着钢铁供需矛盾恶化,新疆、山西、东北等地的过剩产能亦退出市场。根据国务院《化解产能过剩政策的指导意见》,2013-2017年计划淘汰产能目标为8000万吨,前两年受政策推动已淘汰约46%。
 
产能退出的同时,新增产能也在上马。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在《经济新常态钢铁大调整》报告中指出,新增产能超出预期,宝钢湛江1000万吨、武钢防城港920万吨项目陆续投产,预计未来两年国内将增加7827万吨产能。
 
作为国内钢铁产业结构调整的唯一试点省份,山东省推出了酝酿已久的日照钢铁精品基地建设。按照规划,日照钢铁精品基地规模为2135万吨,新建1135万吨,以生产国内短缺的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产品为主。在建1号高炉容积5100立方米,预计2017年底投产;同规模2号高炉将在明年开工,2018年底投产。
 
除了减停产,出口被视为是化解产能的重要渠道。今年,中国钢铁出口将首次突破1亿吨。海关总署发布数据显示,今年1-10月,中国累计出口钢材9213万吨,同比大幅增长24.7%。
 
但中国的钢铁出口之路已经越来越艰难。中国产品以价格占优,对海外本土产品形成冲击,美国、欧盟等国以收取高额惩罚性关税的方式,对中国产品进行“双反”抵制。
 
全球经济放缓,钢市亦陷入产能过剩,需求短期内难见好转,唯一途径便是钢铁企业自身去产能。
 
这对于钢铁企业并非易事。“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落后产能,更没有谁会去主动率先减产。”11月27日,天津友发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韩卫东在第十一届环渤海钢铁市场论坛上表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在《财经》年会上称,“明年需要推进供给侧的调整和供给侧改革,特别是要推进工业结构的调整。钢铁、水泥、煤炭、油气、有色金属等上游产业的利润下降幅度最大,利润下降也最明显。要建立有效的过剩产能退出机制。”
 
减量发展的总体趋势已不可逆。中钢协常务副秘书长、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称,从中长期全局来看,已呈现出“弧顶”+“下降通道”的走势,不排除在个别年份的波动回升。
 
钢铁的春天
“寒冬还将至少持续三五年,”兰格电子商务公司副总经理宋春雷在第十一届环渤海钢铁市场论坛上说,“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降低成本是目前国内钢企通行的做法。但“降成本只是你亏300元,我亏200元的问题。这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韩卫东说,“等待没出路,改良来不及,我们必须要脱胎换骨,建立新模式、新秩序。”
 
钢铁电商开始野蛮生长。短短几年间,钢铁电商已有200多家。“今年钢铁的表观消费跌破7亿吨,电商交易量将会突破1亿吨。”韩卫东称。
 
卓创资讯钢铁行业分析师岳文静表示,大宗商品“上网”一方面可缩短产品的流通过程,减少中间过程的仓储物流费用,另一方面扩大了产品经营范围,打破传统贸易“倒手赚差价”的盈利模式。
 
目前国内主流的钢铁电商有中国钢企网、中国钢材网、欧浦钢网、找钢网、兰格云商,以及宝钢旗下的欧冶云商等,主要有撮合、自营和平台化三种模式。
 
撮合交易是指电商居中收集上下游的供求信息,再通过数据分析后,以最合理的代价撮合买卖双方达成交易,以收取手续费的方式盈利。这种方式本质上仍是依靠线下的人力和人脉网络,科技化和信息化程度较低。
 
自营模式是为钢企提供分销渠道,电商平台本身不承担钢材价格涨跌风险。自营模式需要储备库存,在全国各地建立仓储中心,因此需要雄厚的资金作支撑。
 
平台化模式则是依托钢铁电商网站,通过创新和便捷的产品服务,聚集大量人气,形成一个自动自发买卖交易的网上钢材市场,缺点是前期培育市场困难。
 
岳文静认为,目前国内钢铁“互联网+”尚处于摸索阶段,钢铁线上平台较多,尚未形成影响力较大的领军者。营销模式、产品质量监管及物流系统不完善,虽然占据钢铁销售市场一定份额,但规模仍有待发展,线上买卖双方信任度有待提高。
 
“不能为了电商而电商。”宋春雷亦认为,电商的核心诉求是流通链的主体能以最低的成本,实现最高的效率和最好的协同,国内的钢铁电商平台还不能很好体现该诉求。
 
亦有业内人士寄望于钢铁行业的并购重组,优化配置市场资源,改变市场秩序。据《期货日报》报道,最近北京某企业收购德胜钢铁已经谈拢,对达钢、川威钢厂的收购也正在洽谈中。后三家钢厂的产能共1350万吨。
 
卓创资讯钢铁分析师姜燕称,目前中国有钢铁企业2460家,未来将减少到300家,面临被并购与重组的企业数量高达80%以上,未来三年内行业势必出现频繁的淘汰重组。
 
不过,亦有分析师认为短期内钢企大规模并购重组可能性较小。“钢企普遍现金流吃紧,自顾不暇,哪还有闲钱去收购?行业回暖遥遥无期,自己的产能还在忙着出清,没有理由再去招揽更多的包袱。”中国联合钢铁网总编胡艳平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离开钢铁行业。“很多人都不愿意再呆在武安了,改行跑去外地打工了,也钢铁这碗饭吃不下去了。”郝师傅说,钢铁曾是武安的“金山银山”,“为了金山银行,我们丢了绿水青山,现在绿水青山没了,金山银山也没了。”郝师傅在能见度不足五十米的大马路开着车。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雾霾,郝师傅说已经连续十几天没有散去